寶安

寸陰是惜。

忘了多久沒回去,道路已變得面目全非。今次回去的主要原因是堂哥的孩子滿月,所以他宴請很多朋友回去。印象最深是在深圳灣口岸(過香港關後)遇到姨丈公,姨婆已經過完內地海關,而他的回鄉證已經到期,所以委託我們帶他的隨身物品過...

發布 9 條評論